一本道A片_日本不卡吗高清免费v_一本道不卡手机无码视频


嫖妈记事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jj002.com

   我是一名退伍军人。从部队退伍后,托伯父的关系进了一家外贸公司任
部经理。

    那一年的秋季,一个姓徐的客户请我吃饭,因为是我们公司的合作厂商,所
以非常客气,目的其实很明显,就是希望能够多给他一些订单。

    晚上7点左右,我和徐老板先去了一家海鲜酒楼。D城是个坐落在内地的小
城市,吃海鲜算是高档的了。我们点了很多海鲜,外加两瓶张裕乾红,因为就我
和徐老板还有他的司机,他的司机又不能喝酒,所以酒点得不多,主要是为了吃
些海鲜、聊聊天,拉近一下感情。

    饭桌上我们除了工作,什麽都聊,因为大家都明白其中的目的,所以也就不
必那麽直白。

    饭吃了有两个多钟头,我们的酒也喝得也有点泛红,徐老板说:「时间还早,
咱们再找个夜总会继续,要喝得尽兴,不醉不归。」

    我说:「别喝了,明天还要上班,回家太晚吵到老婆也不好。」

    可是徐老板坚决不同意,说:「现在还不到10点,怎麽就回家?再说又是
难得抽空聚聚,一定要尽兴。」

    我看实在没办法推脱,就提议酒不要再喝了,要不找个足浴,泡泡脚,放松
一下好了。

    听我这麽一说,徐老板便道:「那就去做个桑拿吧!服务好,又可以休息。」

    我不好再驳他的面子,只好同意了。

    不用多久,司机便拉着我们来到了一家叫天上人间的足浴城,司机在楼下停车,徐老板领着我上了二楼。
        
    徐老板显然是这里的常客,我们一上楼,就围上来一群美女,跟他那个亲热劲儿叫我好生羡慕。
        
    一个像是主管的美女说:「徐老板,今天想要做什麽项目?」
        
    徐老板搂着另一个美女的腰说:「给我开两间贵宾房,洗桑拿。快去安排吧!」
        
    D城的足浴城很多,我也去过几家,可这家倒是头一回来,从里面的装修能看得出来很上档次。

        
    过了一会儿,那位美女主管过来了,她说:「房间已经开好了。徐总,不知道你的这位朋友可有中意的小姐?」
        
    徐老板于是问我想要什麽样的小姐。我说随便就行。徐老板说:「这就难办了。对了,你是喜欢年轻水嫩的,还是喜欢成熟热情的?」
        
    我想了一下,说:「那就成熟热情的吧。」
        
    徐老板微微一笑,说道:「呃,你们年轻人就喜欢成熟热情的。王美女,你就把杨姐安排给他吧。」
        
    我在服务生的导引下去了相应的房间。我的房间是贵宾666号,这是一个大套间,外间是卧房,一张吊桿大红床,一张大沙发,地上铺着松软的地毯,墻壁靠床的一侧是一面大镜子,另一边有一个30寸的壁挂电视;里面一间是淋浴房,里面空间也很大,有一张可以睡两个人的充气床,还有一张下面掏空的凳子。
        
    我简单看了一下环境,还算满意,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待服务小姐安排。
        
    一会服务小姐进来了,问道:「先生,请问需要贵宾服务还是单项服务?」
        
    我想既然来了,当然要贵宾服务,再说又不是我买单。
        
    服务小姐说:「好的,一会会有您的私人服务小姐,如果不满意或有什麽要求,可以电话通知我们。」边说边顺势指了一下墻壁上面的一部电话。
        
    我明白地点了点头,服务小姐便退了出去。
        
    等了大概有三分钟,听见有人敲门,接着进来了一位约四十出头气质高雅的熟妇,可能是穿着高跟鞋的缘故,身高有170左右。我定神一看,吓了一跳,她看见我也吃了一惊,真是没有想到,进来的竟然是我半年没见过面的亲妈妈!
        
    对了,提起我妈妈,我得简单介绍一下。我妈妈原本是一家国营医药公司的员工,后来公司倒闭了,她就去了一家超市做收银员。我妈妈的确长得很漂亮,但因为是我妈,所以我一直就没有把她当做一个女人去欣赏过,倒是我的一些狐朋狗友在我面前提起过,说什麽很有魅力之类的话。
        
    我说:「妈,怎麽会是你?你不是在超市工作吗?怎麽会在这……」
        
    妈妈显然很羞愧,她红着脸儿说道:「我们那家超市生意不好,工资老是不能按时发,就经由朋友的介绍来了这里。这事谁都不知道,你可千万别说出去……」
        
    我说:「这又不是什麽光彩的事,我自然不会说出去。」
        
    接下来是一阵令人难堪的沈默,大约有一分钟的样子,还是妈妈率先问道:「你怎麽会来这里?」
        
    我说:「是和朋友一块来的。我也是第一次来,没想到这麽巧。」
        
    「是啊!真是太巧了。」妈妈也接过我的话说道,她显然和我一样很不自在。
        
    我没话找话地问她道:「你在这里工作,老爸他知道吗?」
        
    妈说:「他不知道。对了,你千万别跟他说,不然……」
        
    我说:「你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接着我又问了一下老爸的近况,他还是老样子,每天除了喝酒就是打麻将,我妈只要有钱给他就行,他才不会去关心老妈的钱是怎麽挣来的呢!
        
    又是一阵令人尴尬的沈默,接着妈又问我说:「你现在是本店的客人,你说想要怎麽做呀?你是要妈做还是……换别人?」
        
    听妈的口气,她还是愿意替我做的,我心想,既然人都来了,正好试试妈妈的技术,便说:「换人就不用了,不然你就没有提成了。我按你们的常规就好了,谁让上天这麽安排的!」
        
    妈妈对着我笑了笑,她走过来亲吻了一下我的脸,站起了身。我这才看清楚她的着装,她穿着白衬衫和深红色齐膝短裙,修长的大腿上套着极薄的黑色丝袜,脚上穿着一双高约10厘米的深红色尖头高跟鞋,真是气质非凡。
        
    我说:「妈妈,真没想到你还这麽性感,好会穿着呀!」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是这里的制服,店里有规定,见客人的时候我们必须得穿制服。」
        
    妈妈边说边慢慢地解开衬衫的钮扣,她里面穿了一件深紫色的内衣,脱掉裙子后露出黑色的连裤袜和深紫色内裤,真是性感极了,好像是A片里面空姐的着装,我的弟弟也一下子硬了。
        
    这时妈妈说话了:「你怎麽不脱衣服呀?」
        
    我这才想到我只光顾着看她了,于是很快的脱掉了衣服,只剩下内裤。妈妈这时背转身去脱光了身上最后的一点遮羞布,接着去浴室里调好了水,说道:「进来吧!先给你洗一洗,推下油。」
        
    我走进浴室,看见妈妈一丝不挂地站在里面,真是好兴奋。妈的身材保持得真不错,腰部纤细,腹部紧实,虽说两个奶子有点微微下垂,但依然丰满,屁股也是很紧很翘。
        
    说实话,在我的印象里,还是第一回看见妈妈的裸体,她虽然一直都很漂亮,但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把她当做一个女人来看过,也万万没想到她裸体的样子会是这麽的性感!
        
    可能是我的表情有点儿滑稽,妈妈看着我「扑哧」地一笑,说:「瞧你这傻样,没见过女人麽?」
        
    我这才回过神来,说:「妈,你比我媳妇漂亮多了。」
        
    妈说:「去,又来逗妈开心了!」
        
    她走过来帮我脱掉了内裤,我的弟弟一下子弹了出来,妈妈用她那细小的手握住,说:「哇塞!好硬,好大呀!这麽多年没见过它了,没想到比你爹的还大呢。」
        
    我被妈妈的话给逗乐了,心情一下子便放松了下来,我笑了笑,说:「妈,你儿子可不只是大哦!没準技术还比爹好呢!」
        
    妈妈风骚的捶了我一下,说:「你别急着逞能,我先给你沖洗一下,一会才知道会不会比你爹的技术好。」
        
    听妈这麽一说,我不由遐想连篇,心想:也不知道她是故意在跟我打情骂俏,还是真的把我当做了她的一位客人,今晚会有性交服务吗?我可是她如假包换的亲生儿子呀!
        
    我说:「现在要怎麽弄?」
        
    妈妈擡头看了我一眼,说:「你别管,让妈来就是了。」
        
    她先给我沖洗干凈身子(我又仿佛回到了小的时候),然后让我躺在充气床垫上,我躺上去后,她往我身上倒了些润滑油,然后整个身子趴在了我的身上,开始上下蠕动。
        
    在我的印象中,还从来没有跟妈妈如此的亲近过。我们母子两个肉身贴着肉身,妈妈用她的两只大奶子在我身上来回地蠕动着,弄得我鸡巴胀得生痛。
        
    当蠕动到我的弟弟时,妈妈用她的大肥乳夹住了我的弟弟,开始给我做胸推。我说:「妈妈,真没想到你的咪咪好大呀!夹得我好舒服呀!」
        
    她说:「真讨厌,老实躺着,这麽多话!」
        
    我说:「你这样弄,我能老实得下来吗?」
        
    妈妈风骚的笑了笑,说:「你不会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我当然不会是第一次,不过在妈妈面前得装着点儿,我说:「妈,你儿子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我哪知道桑拿是这麽洗的呢?」
        
    妈说:「这种地方你还是少来的好。」
        
    推了大约十分钟,妈妈又让我去凳子上坐着,我刚坐下,她就把全裸的肉身贴在了我的后背上,用两只肥乳在我的背上来回地蠕动着。
        
    我说:「妈,真舒服。」
        
    妈说:「还有更舒服的呢!」
        
    说着,我就发现我的大肉棒被她从凳子下面掏空的洞里伸过来的手给握住了。
        
    我说:「真受不了!」
        
    妈说:「这就受不了啦?舒服的可还在后头哟!」
        
    妈妈用灵活的双手帮我按揉着肉棒跟子孙袋,过了一会,又转到了我的前面,她风骚地把肥大滑嫩的屁股坐在我的一条大腿上,上面用肥奶摩着我的脸颊,下面用肥屄轮流的摩擦着我的两条大腿。她的屄毛又黑又多,弄得我又麻又痒。
        
    我说:「妈,你的技术真不是盖的!」
        
    妈说:「那还用说。你知不知道,妈可是这里的头牌之一呢!」
        
    我说:「怪不得我那位朋友点名把你推荐给了我!」
        
    妈说:「你的那位朋友是谁?」
        
    我说:「他是一家公司的老板,姓徐。」
        
    妈说:「原来是他呀!他经常来这里玩。对了,你可千万别让他知道了咱们两个的关系。」
        
    我说:「这个自然,我又不是傻子。」
        
    妈又说:「你以后最好不要跟他一起来这里了,以防万一。」
        
    我说:「儿子听你的。不过妈妈,以后我一个人来的时候,还点名要你。」
        
    妈妈轻「呸」了我一口,说:「哪有你这样的儿子,嫖谁不行,却要嫖妈。」
        
    说完,妈妈给我沖掉了身上的油,替我擦干身子,叫我到床上等她。我躺在了床上,弟弟已经是一柱擎天,等待着享受妈妈接下来的服务。
        
    过了大约两分钟左右,妈妈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了,可能是见到我不太好意思吧,她的脸上像是抹了胭脂似的,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我说:「下面又是什麽项目?」
        
    妈妈端来一杯热水和一杯冰水,她说:「好好享受一下妈妈的「冰火」吧!」
        
    说完,她先含了一口冰水,再张口含住了我的弟弟,还不停地用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转……那种感觉爽极了,冰凉透心。
        
    我老婆是一个有洁癖的人,以前不管我怎麽求她,她也不愿意帮我口交,没想到今天妈一上来就帮我口交了。
        
    我抚摸着妈妈赤裸的后背,说:「妈,你真会弄!好爽呀!对了,你有帮老爸含过吗?」
        
    妈说:「他才没有这个福分呢!再说他也不好这口。」
        
    我说:「那你是在这里学的了?」
        
    妈说:「你哪来这麽多的问题呀!」
        
    含了有一两分钟,妈妈吐掉了口里的冰水,又含了口热水,继续给我含弟弟……这麽冷热交替着,别提有多舒服了,我整个人都爽得飞上天了。
        
    享受完妈妈的「冰火」后,妈妈摸了摸我硬得发涨的弟弟,问道:「舒服吗?」
        
    我说:「太舒服了!在家老婆舔都不肯帮我舔一下,没想到妈妈就是妈妈,真厉害!」
        
    妈妈格格一笑,说:「厉害的来了。」
        
    说完,她一屁股坐在我身上,先是在她的屄上和我的鸡巴上抹了些润滑油,接着来了个观音坐莲,用屄缝夹住了我的弟弟开始前后推起磨来。
        
    这真是太荒唐太离谱了!今天之前,我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弟弟居然会跟妈妈的麻屄贴得这麽紧。
        
    好滑好爽的感觉让我十分的享受,肉棒不觉变得更加坚挺硕大了,龟头恨不得立马就鉆进妈妈下面的肉洞里面去。妈妈像是知道我的想法似的,她忽然停顿下来,说:「你是想要进去了是吧?」
        
    我问:「可以吗?」
        
    妈妈没有作正面回答,只是问我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说:「到了这个田地,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想要进去了。」
        
    妈妈沖我妩媚地一笑,说:「现在你就是妈的客人,让客人满意是我们这些做小姐的职责。」
        
    说着她把手伸到我下面只轻轻地一拨,我立马觉得龟头无比舒爽地进入了一个温润湿滑的肉洞里。
        
    我就这样跟生我养我的亲妈妈连为了一体!
        
    我好享受,突然却想到忘了点什麽,便问道:「妈,你还没帮我我戴上套子呢!」
        
    妈妈微微一笑,说:「你是我儿子,我还信不过麽?就不用戴了,这样不是更舒服吗?」
        
    我会心的一笑,道:「妈,你平时接客有没有不戴套的时候?」
        
    妈说:「没有,今天你是第一个。」
        
    我说:「那我可真幸运呢!」
        
    妈说:「这是当然,你是我儿子嘛!」
        
    我开玩笑的用下身往上顶了一下妈妈的麻屄,说:「妈,想不到做你的儿子还会有这种福利呢。」
        
    妈说:「不瞒你说,曾经有一个老板说要给我一千块钱,只要我不戴套跟他做一次,我没答应他。」
        
    我们说话的时候,妈妈就坐在我的鸡巴上,虽然她什麽都没有做,但毕竟她的小穴套在我的鸡巴上,我们俩又是母子关系,所以那种奇妙的感觉比平时跟老婆干屄爽一百倍都不止。
        
    我说:「那我真要谢谢妈妈啦!」
        
    妈说:「跟妈还客气什麽,不用谢。」
        
    说完,她就在我身上动了起来。
        
    妈妈的技术真不赖,上下抽动,还带着摇摆。做了一会,她说:「我躺下,你在上面插吧,我有点累了。」
        
    我说:「好呀!我替老爸好好插插你。」
        
    妈妈「啪」地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在这里不要提你的老爸。」
        
    我说:「不提就不提。」
        
    于是我又换到了妈妈的上面,她两腿大张着,把满是屄毛的屄缝暴露在我面前。小时候妈妈跟我动武时像个母老虎,谁想到会有今天,她居然用手掰开自己的屄洞,等着我这个亲儿子拿大鸡巴插她!
        
    妈妈双手按住肥厚的大阴唇,轻轻地向两边一分就掰开了屄缝,露出了一个粉红色的肉洞,她说:「现在我是你的小姐,你是我的客人。」
        
    我跪在妈妈的两腿中间,挺起下身把龟头顶在妈妈的屄口处,说:「妈,我真的就是从你这里面生出来的吗?」
        
    妈说:「是啦!当初生你的时候妈可是把屄都胀破了的。」
        
    我说:「真有意思,当初是大头出来,现在是小头进去。」说着龟头稍微一用力就挤了进去。
        
    妈妈被我给逗乐了,她扑哧一笑,说:「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初就不该那样费劲地把你生出来。」
        
    我说:「妈要是不把我生出来,我又怎麽能够替老爸好好插你呢?」
       
    妈说:「你还好意思说!要是叫你爹知道了,不剪掉你这小头才怪。」
        
    我说:「若是这样插在妈屄里面给剪下来也值了。」
        
    妈妈格格一笑,说:「你就这麽喜欢插妈的屄麽?」
        
    我说:「早知道妈在这工作就好了,我也好多照顾妈一些生意。对了,妈,如果不是在这里,妈会让我插屄吗?」
        
    妈说:「当然不会了,哪有儿子插妈屄的道理。」
        
    我说:「操!这样也太不合情理了,嫖自己的妈妈还要花钱。」
        
    妈妈用力掐了我一下,说:「哪个孩子会像你这样,连自己的亲妈都要嫖。」
        
    我说:「不想嫖亲妈的儿子不是好儿子。」
        
    妈妈突然擡起双腿,用力的夹紧我说:「你会不会嫌妈是个婊……做小姐的?」
        
    我用鸡巴捅了捅妈妈的屄说:「说不嫌那是假话。但是只要不给熟人知道就没有关系。再说了,妈若不是做小姐的,我又怎麽能够肏到自己的亲妈妈呀!」
        
    妈说:「这倒是实话。」
        
    我和妈妈开心的干着屄,期间换了好多姿势,她不停地发出淫叫声,这声音比我老婆的更加刺耳,更加诱惑。
        
    我们边做边不时地看镜子里面的我们,简直太刺激了,一想到现在躺在我胯下被我操着的是我的亲妈妈,鸡巴就硬得不行。
        
    又干了一会儿,妈说:「你真能干呢!」
        
    我说:「此话怎讲?」
        
    妈说:「一般来这里的客人,大多只弄上几分钟就射了。你是最能干的一个。」
        
    我说:「平时在家干老婆,我也是很快就射了。」
       
    妈说:「是真的吗?」
       
    我说:「骗你是小狗。」
        
    妈妈嫣然一笑,道:「那是为什麽呢?」
        
    我说:「老婆可以天天干,妈妈干一回是一回,而且还要花钱,不得不珍惜呀!」
       
    妈妈被我逗得格格直笑,她挺着骚屄让我又干了一会,忽然说道:「你先停一下。」
        
    我说:「做什麽?」
        
    妈没说为什麽,只是拉着我的手,把我领到了隔壁的浴室里,让我躺在充气床垫上。我好奇地看着她,只见她又往自己的屄洞里抹了一些润滑油,然后擡起手来,从房顶上拉下一根绳索绑在腰上。
        
    我正不知道为什麽,就见妈妈轻轻地蹲下身子,用屄洞套住了我的鸡巴,说:「你忍着点。」
        
    说完,她又按了一下绳索旁边的一个开关(这个开关连着的是另一根线),于是妈妈整个人跟着那根绳索一起转动起来。
        
    要知道,妈的身子随着绳索转动的时候,她的屄洞里还套着我的鸡巴!我「啊」地一下呻吟着道:「好爽呀!」
        
    妈妈紧紧地拽住那根绳索,身子越转越快,她的麻屄随着身子的转动,以我的鸡巴为轴不停地转动着。
  
    我说:「妈妈,真是受不了你。」
        
    妈说:「现在是上下起落了!你的肉棒要跟着妈的身子往上顶,知道吗?否则就会滑出来了。」
       
    说完妈又按了一下开关,那根绳索从转圈又变成了上下的滑动。我稍没留神,鸡巴就从妈妈的屄洞里滑了出来。
        
    妈说:「你怎麽回事啊?妈不是说了要你跟上的吗?」
        
    我说:「对不起,妈妈。我还没弄明白是怎麽一回事呢!」
        
    妈说:「你快把鸡巴插进来。」
        
    我答应了一声,挺起下身用肉棒去插妈妈的屄,插了好几次才插进去。妈妈的身子随着那根绳索的起落越来越快了,她的口里开始发出了淫靡的浪叫声。
        
    我说:「妈妈,你快活吗?」
        
    妈说:「快活,妈快活得要死了!你呢?」
        
    我说:「我也是。」
        
    我的精子这时也顶开了精门,準备发射了。妈妈好像感觉到了,她连忙按下开关,让我骑在她身上,说:「你没戴套,别射我里面,要射前拔出来,射到我嘴里好了。」
        
    我一听更兴奋了,猛操了几下,突然拔出弟弟,对準妈妈的嘴喷射了出来。妈妈也配合着张大了嘴,可是由于颤抖,对得不準,有一些精液喷到了妈妈的鼻子和眼睛上。
        
    我射完后,妈妈说:「好鹹、好多呀!憋了好久了吧?」
        
    我开心的笑了笑,说:「妈妈,你技术真好,比我老婆强多了!」
        
    妈妈边擦着嘴巴边说:「你也很棒,比你爹厉害,我都累坏了。」
        
    我说:「以后我还来找你。」
        
    妈说:「不行,这事只能一次,别忘了我是你妈妈。还有,更不能说出去。」
        
    我想了想,也只好听从。不过我还是有点不死心,就问她:「妈,那我还能干你吗?」
       
    妈妈想了一下,说:「不是妈不愿意让你干,就怕你在外面乱说。」
        
    我说:「母子乱伦这种事我哪能乱说?」
        
    妈说:「你既然知道是母子乱伦,干嘛还要和妈做?」
        
    我说:「妈,这样不是更刺激嘛!再说了,妈的技术特别棒,比我老婆强多了。」
        
    妈妈听我这麽称赞她,不由格格地笑了,她说:「这个倒是真的。妈做这一行有一段日子了,若说床上肏屄的功夫还真不是盖的。」
        
    妈的话让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就问她说:「妈,你这屄被多少男人干过?」
        
    妈妈没想到我会问她这个,她脸儿一红,说:「我哪知道,又没有统计过。」
        
    我问:「你一天下来能够接到几单生意?」
        
    妈说:「少则两三个,多则四五个。这也没个準数。」
        
    我又问:「每一次都会干屄吗?」
        
    妈说:「那当然了!不然你以为他们花这麽多钱到这来是干嘛的呀?」
        
    我粗略计算了一下,说:「平均一天按四个算的话,一年就是一千多个!」
        
    想不到我的亲妈妈竟然是一个被千人骑万人插的骚货!
        
    妈说:「差不多吧。」
        
    我内心很矛盾,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生气,我说:「被这麽多的鸡巴插,你一定很爽吧?」
        
    妈说:「刚开始有一点,后来干多了也就麻木了。」
        
    我说:「刚才你明明有高潮来着。」
        
    妈说:「不瞒你说,妈现在已经很难有高潮了,今天可能因为你是我的亲生儿子,所以觉得格外刺激才会有高潮。」
        
    听妈这麽一说,我又高兴起来,才射过精的鸡巴一下子又硬了起来。我说:「妈,你看它又想要了。」
        
    妈妈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大鸡巴,说:「算了,快到钟点了,再干又要加点,不划算的。」
        
    我说:「加点就加点吧,我总不能这样子出去啊。」
        
    妈说:「那就让我用口替你含出来好了。」
        
    说着话,她真的就低下头来张开小嘴含住了我的大龟头。哇操!妈妈的口功还真是不错,被亲妈口交的滋味真的是太舒服了!
        
    妈正替我含着鸡巴,这时门被轻轻敲响了两下,接着就有一位服务小姐推门进来了。
        
    「对不起,」她可能是没有想到我们还没有结束,所以一脸的尴尬,「已经到钟点了,你们要不要再加个点?」
        
    我用力按住妈妈的头,不让她吐出口里的鸡巴。有个外人在旁边观看我们母子乱伦的感觉还真是挺刺激的!
        
    我说:「那就再加个点好了。」看见妈妈满脸惊讶的样子我又补充说,「对了,如果我的朋友问起,你就说我已经有事先走了,加点的钱我单独买单。」
        
    那位美女服务小姐带着一种暧昧的笑容点头说:「我知道了。」
        
    我又说:「对了,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倒一杯茶过来?」
        
    她一指床边说:「这杯茶您还没有喝过。」
        
    我这才想起进来时人家已经準备好茶水了,幸好我反应很快,说:「这一杯已经凉了,请你帮我倒一杯热的来。」
        
    等服务小姐出去之后,妈妈奋力吐出口里的鸡巴,骂道:「小畜牲,你干嘛要加点呀?」
        
    我说:「我还没插够嘛。」
        
    妈说:「没插够,回家让你插个够就是了,何必加点浪费钱!」
        
    我欣喜地道:「这麽说,妈是同意回家让我插屄啦!」
        
    妈说:「妈这也是看在钱的份上。如今赚钱不容易,这里的消费又贵。」
        
    我说:「妈总算是开窍了!我就说嘛,嫖自己的亲妈还得花钱,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呀!」
        
    妈打了我一下,说:「你还好意思说!难道亲儿子嫖亲妈还有理麽?」
        
我指着我那根依然勃起的肉棒说:「我整个人都是从妈屄里生出来的,它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论资格我是最有资格把它插回到妈屄里去的。」
        
妈说:「你这样对我,难道就不觉得对不起你老爸?」
        
我说:「干过妈屄的男人那麽多,爸也不会在乎再多我一个,对不对?」
        
妈知道说不过我,她不再和我斗嘴,而是问我说:「小畜牲,你想怎麽弄?」
        
我说:「妈可不可以坐在我身上,面朝大门那边?」
        
妈不解地问道:「干嘛要面朝大门坐着?」
        
我说:「等刚才那位服务小姐倒好茶进来,不就可以欣赏到咱们母子两个乱伦插屄好戏了嘛!」
        
妈妈一听笑骂道:「你可真是个小畜牲呢!插了亲妈屄不过瘾,还要表演给别人看。」
       
妈骂归骂,却还是照我说的做了。看起来她也跟我一样,喜欢上了这种变态的刺激。
        
很快地,刚才那位服务小姐端着茶水进来了。妈妈骑在我的下身上,屄缝里插着她亲生儿子的大鸡巴。由于是正对大门坐着的,所以这位美女小姐可以很清楚地看见我们这一对母子肉体结合的部位。
        
她用着抱歉的语气说:「真是对不起,打扰到你们两个。」
        
我把手放在妈妈的屁股上,示意她稍微擡起屁股,好让我的鸡巴只留龟头在她的屄缝里面。妈妈半蹲着身子,就像是在大便,我的肉棒就好像是她屄洞里屙出来的一条大便。
        
我对着那位服务小姐说道:「请你把茶递给我,我想喝一口。」
        
服务小姐把茶杯递过来时,我装作不小心的样子,让茶杯掉落在了我身前的床上,茶水把床单给弄湿了一大片。那位美女服务小姐一边道歉一边低头去擦床单,眼睛离我们母子紧紧相连的性器官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我趁机将龟头往妈妈的屄洞里用力一顶,顶得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淫靡的浪叫声。
        
「小畜牲,丑死人了。」美女小姐刚一出去,妈妈就出口骂人了。
        
我说:「妈,刚才在你的同事前面跟亲生儿子肏屄,是不是很刺激呀?」
        
妈说:「刺激是刺激,就是有点心虚。以后你不要再上这儿来了,万一被别人知道你是我儿子,妈可就没脸见人了。」
        
我又翻身骑在妈的身上,粗硬的大鸡巴在她的屄缝里插入抽出,很快就把她搞得又达到了高潮。
        
妈说:「小畜生,爽死亲妈了。」
        
我说:「妈,我又要射了。这回让儿子射在你屄里行不?」
        
妈说:「不行,你不能射在妈的屄里。」
        
我说:「为什麽不行?难不成妈还能怀孕?」
        
妈说:「这是咱们店里的规矩,绝对不许让客人内射的。」
        
我说:「妈,我又不是一般的客人。只要我不说谁会知道?」
        
妈说:「你干嘛一定要射到妈的屄里?」
        
我说:「儿子内射亲妈妈,这样才够刺激呀!」
        
妈呸了我一口,说:「妈怎麽就养了你这麽个小畜生。」
        
我知道妈这是同意了,于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很快就有了射精的沖动。
        
妈像是知道我快要射精的样子,她擡高臀部,双腿紧紧地箍住我的腰,说:「小畜生,要射就快射。」
        
听妈这麽说,我一下子就射了出来,这一次射出的精比刚才还要多,全都射到了妈妈的屄洞里。
        
射完精,我说:「妈,谢谢你,你真是我的好妈妈。」
        
妈说:「小畜生,你谢妈什麽?」
        
我说:「谢谢妈妈让儿子内射呀!」
        
妈说:「小畜生真肉麻。」
        
说着妈就要起来,我赶紧说:「妈,你先躺着别动。」
        
妈说:「你还想做什麽?」
        
我说:「我想看看我射进去的精子从妈屄里流出来的样子。」
        
妈脸儿一红,说:「想不到你会这麽下流。」
        
妈说归说,却还是乖乖地躺在床上,张开两腿让我看。只见妈刚刚被我肏过的肉屄轻轻的蠕动着,小阴唇微微向外翻开,屄口微张,一股乳白色的粘液从里面流了出来。
        
好色呀!我看着自己的精液从我亲妈的肉屄里流出来,一种异样的刺激使我的鸡巴又坚挺了起来。我叫了声:「我的妈呀!」龟头一顶,又插进了妈的屄里。
        
妈妈狠狠地拍了一下我的屁股,笑着骂道:「坏儿子,你还有没有完了?」
        
我说:「不是还没到点嘛!不玩白不玩啊。」
        
妈说:「你这样不行的,你先给我拔出来。」
        
我说:「有什麽不行的?」
        
妈说:「你先拔出来,妈有话说。」
        
我于是听妈的话拔出了插在她屄里的鸡巴,只见我的鸡巴上跟妈的屄毛上全都粘满了乳白粘稠的精液。妈妈连忙从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拿出一个小塑料袋,轻轻用手撕开了一个口子,将里面的避孕套递过来说:「你快拿着,把袋口拉开些。」
        
我不解的问她道:「妈,你这是要干嘛?」
        
妈说:「还能干嘛?妈得把你射出来的精液弄些进去,等会儿好交差呀!」
        
原来如此啊!我很好奇的看着妈妈用手把我鸡巴上的精液刮下来,又把她屄里的精液抠出来弄到避孕套里,然后打了一个结,说:「这样就可以了。」
        
我说:「妈,你们老板要是知道这里面的精液是你亲生儿子的,会怎麽样呢?」
        
妈呸了我一口说:「你还好意思说!连自己的亲妈都要嫖,还内射,这世上怕也只有你了。」
        
这就是我第一次嫖妈的经历。说起来这件事情也实在是太过离奇了,各位看客可能都不相信是事实,那也不要紧,就权当是一个故事或者传奇好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sjj002.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sjj002.com